网站首页>员工风采> 员工风采>

29 07 月 2021

【散文】童年的荠菜花

发布者:AG体育 浏览次数: 102

“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”。河边的垂柳已吐出嫩嫩的芽,远处的山也有了绿的模样,绿绿的麦苗,在春风里轻轻摇曳。一场细雨,把春的气息点拨得越发浓密。“城中桃愁风雨,春在溪头荠菜花”。在这荠菜花飘香的日子,让我又一次地想起过去的那段童年往事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处于改革开放初期,人们整体生活水平不高,我所在城市周边仍有很多的田地,春天正值青黄不接的时候,每家每户都是靠着吃些野菜打打牙祭。每到春暖花开,总是要约上三三两两的玩伴,挎上竹篮,到田里地间去剜荠菜。我最喜欢的还是和燕子一起去的。燕子是我邻居家女孩,长我两岁,一双大眼睛,笑起来还有一对小酒窝,我们俩又是同一个班级,每每放学以后就约着一起剜荠菜。那时候的我,孩子气十足,俏皮捣蛋的很,剜荠菜总是心不在焉,不是拿弹弓打小鸟,就是跑到河里去捉小鱼小虾。燕子总是大声地喊我去剜荠菜,我常常故意装出没有听见。到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,我的篮子里只是躺着那么几棵荠菜,燕子就把她剜的荠菜匀一些给我,免得回家挨大人的骂。

有一次燕子很神秘地告诉我,她的父亲去河边的树林子里,听到土里有小孩的哭声,就用铁锨给她剜了个小弟弟出来。她家添了个小弟弟,早上吃饭的时候就听妈妈说过的,至于在树林子里能挖出小孩来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我和燕子在树林子里找了一下午,也没有听到地下有孩子的哭声,更没有挖出小孩来。燕子安慰我说:“没有挖到最好不过了。如果挖到了,就是咱们俩人的孩子,咱俩就得结婚养护他。”我说:“咱俩结婚倒是行,就是现在你剜的荠菜都要给我。”“凭什么都给你啊,还是和以前一样,一人一半。”燕子坚持道。我执拗地说:“那我就不和你结婚了。”燕子说:“不结婚拉倒,我才不稀罕你。”我们俩人为此不欢而散。

几天后的一个晚上,燕子悄悄地约我来到河边歪脖子大柳树下,告诉说他们全家明天就要去东北了。她说,她们家的父母本来就已经有她和妹妹了,现在家里又添了个小弟弟,吃饭已经成为问题,他爸爸决定要去东北闯一闯,说着说着,燕子就哭成泪人一个。我慌忙安慰她说:“等我长大了,就去东北找你。”为此,我们俩还拉了勾。

第二天,燕子全家就去了东北。那年,我十岁,燕子十二。以后,每年的春天,我就会想起燕子,想起这段荠菜花开时的童年记忆,她是那么的懵懂,也是那么的真诚,纯洁的不掺杂一点点的杂质。燕子一去关东三十年了,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。如今我也已结婚生子,但常常在梦里梦着和燕子一起剜荠菜。我不知道东北的田野里有没有荠菜;我更不知道,在这荠菜花开的时候,燕子有没有想起过我。

置业公司 刘黎明


版权所有©山东AG体育 备案号:鲁ICP备10210089号